光伏市场将启“玻璃门”
2013-11-19 10:57:21 作者:sales10 来源: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今年54岁的张霞君,一直以“敢于吃螃蟹的人”自居。如今,她的佐证又多了一样,那就是她家屋顶上的“太阳能发电站”。“从今年5月份开始,我家用的电都是自己家电站发的,多余的部分还能上传到国家电网,这让我很自豪。”

  今年以来,光伏领域的鼓励政策不断。7月份,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后,相关部门就一直在拟定细则。按照之前的规划,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将是主管部门重点鼓励的领域。但这在为张霞君设计安装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刘晨看来,鼓励意见是远远不够的,要推进分布式光伏产业的发展,具体细则的出台已刻不容缓。

  日前,有消息称,《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近期将会推出,这让身为山东奥太电气有限公司新能源事业部项目经理的刘晨十分高兴,“前段时间,济南供电公司的工作人员都会常常对我抱怨,只知道要大力支持分布式光伏,但怎么支持,从哪些方面支持,这些都不确定。等《管理办法》出台后,分布式光伏发电的政策障碍将基本清除,那扇"玻璃门"总算要打开了。”“吃螃蟹”的账目

  15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济南市千佛山脚下的国华·东方美郡别墅区。在一排排楼型相似的连排别墅中,有一户的屋顶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20平方米的单晶硅太阳能电池组件覆盖整个屋顶,这便是张霞君家的“太阳能发电站”,设备功率3.8KW,年均发电总量约为5000千瓦时,设备总造价接近3.6万元。

  事实上,在4月份偶然了解到分布式光伏电站这个新兴事物时,张霞君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便做出了安装的决定。“我比较喜欢尝试新兴事物,也知道国家正在大力支持这个项目。绿色环保又能节约电费,这些在我看来都很有意义。”

  5月9日,张霞君家的分布式光伏电站实现并网发电,成为济南市首个居民屋顶光伏并网发电系统。对于用电模式,张霞君选择自发自用,余电接入公用电网。在使用逾半年后,张霞君渐渐对其经济效益有了更深体会。“我家共有3层楼,房间多、人口多,还有中央空调这个"电老虎",夏天每月的用电量至少1000千瓦时,一年平均下来每个月至少420千瓦时。”

  在屋顶上的家庭并网上传电表旁,张霞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月平均用电量420千瓦时,一年下来张霞君家用电量共5040千瓦时。按照济南市物价局自去年7月1日执行的居民生活用电到户价格标准,年用电量2520千瓦时及以下是0.5469元/千瓦时,年用电量2520至4800千瓦时部分为0.5969元/千瓦时,年用电量超过4800千瓦时部分为0.8469元/千瓦时。因此,如果没有安装分布式光伏发电站,张霞君家一年的电费为2942.26元。

  因为考虑成本,张霞君并没有安装蓄电池,白天自用后的余电上传到电网,晚上则需要从国网购电。虽然张霞君没有记录从5月至今每月所缴电费数额,但她明确感觉到,每月电费比原先少了差不多一半。

  电表数据显示,自5月9日到10月9日,张霞君家的分布式光伏电站累计发电量2053千瓦时,上网电量1152千瓦时,业主自用904千瓦时,月均发电410.6千瓦时,日均发电13.68千瓦时。

  “目前国家已经明确的光伏并网补贴电价为0.42元/千瓦时,且为全电量补贴,无论是自用,还是上传并网,只要是光伏电站发的电,每千瓦时都能得到0.42元的补贴。上网电价则是在0.4469元/千瓦时的脱硫煤上网电价基础上补贴0.42元/千瓦时,约为0.87元/千瓦时。”刘晨表示,因张霞君家年用电量较大,达到三档电价,因此通过使用自发自用电量,可以减少购买2200千瓦时电,统筹考虑,该光伏电站年收益为4658元,预计7.5年可收回建造成本。“同时,光伏组件寿命大约是20年,使用周期内电价成本为0.288元/千瓦时。因此,使用光伏并网发电系统发电成本要低于居民生活电价,年均收益率达12.2%。”

  但让张霞君烦恼的是,她家的分布式光伏电站运行已半年有余,这0.42元/千瓦时的补贴从哪里领取,依然无从知晓。

  尚未开启的“蓝海”

  相对于大规模的光伏发电站,分布式的光伏组件主要安装在家庭、工厂的屋顶上,自发自用,多余的电量再上传电网。“在欧美等国,"分布式"是光伏发电的主流;而在我国,七成多的光伏装机容量都来自大型光伏电站,"分布式"设备仅占两成多。”因此,刘晨认为,分布式将成为光伏发电的新契机,市场前景巨大。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卓创资讯光伏分析师王晓坤的认同,“根据我国的经济分布状况、地理条件和电网条件,分布式光伏是相对现实的一个选择。因为分布式光伏以自用为主,并网需求较低,上网电量也不会很大,所以对配套的并网建设以及并网手续要求不是很高,更利于推广。同时,我国光伏发电并网难的很大原因是太阳能资源丰富区域与电力负荷中心距离较远,电力输送通道不足,而分布式将有效化解这一难题。”

  相比于张霞君的家用需求,刘晨认为这种分布式的光伏屋顶电站,对工业厂房、商业设施以及大型的公共建筑会更有吸引力。一方面,这些建筑的屋顶大,会有更大的发电量;另一方面,工商业用电的电价比居民用电高出很大一块,如果国家再能有所补贴,投资回报期可能会缩短到4至5年,相比20至25年的组件使用寿命,投资收益比在16至17左右,相当可观,且最符合国家在分布式发电中鼓励自发自用的条件。

  “不过对于居民用户,短期来看,在目前补贴情况下,因成本回收周期较长,市场积极性不高。主要是那些用电量较大、有屋顶条件、有经济实力的居民用户会参与进来。”刘晨说。

  如果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能顺利开启,无疑将成为消化光伏产能的一个新出口。

  从去年起,在国家能源局的多份文件中,分布式光伏取代光伏电站,成为政策关注的重点。在提法上,大型光伏电站被要求“有序推进”,而“分布式”则要“大力推广”。两级补贴启动

  对于即将发布的《管理办法》,刘晨最为关注的是补贴流程的细化,例如该从哪里领取补贴。“政府补贴,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当然不是长久之计。但作为新兴事物的分布式光伏行业,如果补贴不到位,市场热情会大打折扣,甚至无法真正启动。因此,国家需要先用补贴来提振市场热情,吸引大量的资金、技术投入该行业,形成系统性运作模式,用充分竞争降低成本。”刘晨说。

  “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实施细则不明确,融资困难,以及屋顶所有者和光伏发电投资者之间的产权处理问题等。《管理办法》的推出,就是有针对性地为其扫清障碍。”保利集团新能源公司太阳能应用事业部总经理韦兆文透露,《管理办法》事实上已经定稿,只是还未正式公布,其中明确规范了申报、审批、资金补贴流程和项目验收管理等各个方面,也涉及到融资途径,能够帮助缓解融资难问题。

  除了来自国家层面的补贴,各省市也对分布式光伏伸出了“援手”。

  “因为各省市的光照资源以及电网用电价格不一样,所以各省市分布式光伏发电投资回报率是不一样的,甚至差异很大。国家统一补贴政策是0.42元/千瓦时,各省市可以根据情况出台自己的配套补贴政策。”韦兆文表示。

当前共有 0 人发表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