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专家:可再生能源能够与化石燃料相抗衡
2013-11-19 10:39:01 作者:sales10 来源: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能源专家弗兰克?彼得表示,目前可再生能源电力价格与化石燃料旗鼓相当。因此,德国的燃煤发电站和燃气电站正在失去经济生存能力。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189472.htm
  记者:您好,彼得先生。在最近发表的德国发电成本最新情况的研究中,您比较各种电站技术,计算了它们的发电成本,最终得到哪些发现?

  弗兰克?彼得:这里存在地区差异。在德国北部,风力发电是最便宜的发电技术,长期以来每千瓦时不足6欧分。每项技术的考核期均为40年。在同一地区,新建燃煤发电站的发电成本超过8欧分,高效燃气轮机电站和大型太阳能电站的发电成本每千瓦时刚刚超过9欧分。

  在德国南部,环境条件又有所不同,这里风少,但太阳能资源丰富。大型太阳能发电场电力在这里便宜许多,长期以来约为每千瓦时7.5欧分,而风能则比较贵,平均每千瓦时为9欧分。从今天的情形来看,我们说可再生能源技术发电成本与传统常规技术相差无几一点都不偏颇。

能源专家:可再生能源能够与化石燃料相抗衡

  记者:这对德国的能源产业意味着什么?

  弗兰克?彼得:风能和太阳能取决于天气状况,这是它们的缺点之一。储备不能被控制。生产和消费必须有相应的管理机制。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重大的挑战。能源转型必须围绕着这个问题进一步推进。

  记者:德国最大的能源企业依靠老技术--煤炭和燃气来创造利润。对于该项研究,他们有哪些反应?

  弗兰克?彼得:对于常规电站的管理者来说,这项研究一点都不新鲜。对能源公司来说,可再生能源的竞争是没有问题的,常规发电站的经济生存能力正在下降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目前,市场发展体系尚未建立。大量波动的风能和太阳能还要看天气的脸色;但是,当没有足够的阳光或风力时,需要备用系统作为补充。变革过程就摆在面前,我们需要一个合适的市场设计以适应新的形势。在未来,燃气电站以及部分燃煤发电厂需要在这个系统中实现经济运行。这是德国政府需要关注的主要挑战之一。

  记者:您说常规发电站的经济生存能力正在下降。我们会不会因此而停止规划和建设新的燃煤与燃气发电站?

  弗兰克?彼得:是的。看看过去几年许多的燃气或燃煤发电站计划,许多已被无限期推迟。目前对常规电站的关注也是确保,由于经济上可行性下降,现有电站退役数量别出现失调现象。

  记者:欧盟其他国家仍在规划燃煤和燃气发电站吗?

  弗兰克?彼得:除了利基项目以及热电项目外,我没有注意到中欧国家在规划或建设燃煤和燃气发电站。目前,欧洲的趋势已经清晰明了:这不仅仅是一种德国现象。它也出现在其他欧洲国家,出现在南欧国家,这些国家都没有投资常规技术。

  记者:在南欧,太阳能非常便宜。值不值得将太阳能输送到中欧地区?

  弗兰克?彼得:在意大利南部、西班牙南部和希腊,那里的太阳能资源非常丰富,太阳能发电成本介于每千瓦时5至6欧分。然而,将太阳能输送到德国将在原有成本的基础之上至少再加2.5到3欧分。因此,与在中欧地区自发太阳能电力相比,从南欧地区输送中欧地区的太阳能电力没有成本优势。

  记者:DESERTEC是一项全球倡议,设想是将太阳能电力和风电从南欧和北非出口到中欧。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吗?

  弗兰克?彼得:随着可再生能源技术成本大幅下降,远距离能源输送将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然而,在一大片区域内将可再生能源生产连接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传统发电站就是很好的例子。通过这种方法,某种可再生来源可以在任何给定的时间产生能量。电网连接的争论已不再关乎成本,但是,事实上更多的可再生能源能够加以利用。

  记者:在德国,可再生能源正在发挥作用。在其他国家也会起到类似的作用吗?

  弗兰克?彼得:不,这里面还存在着其他一些问题。比如希腊,与德国相比,该国的规划、许可和电力供应成本更高。此外,德国也有很便宜的信贷用于资助可再生能源技术。在南欧,贷款利率则高出许多。

  记者:在德国,可再生能源法案让新技术得到迅速发展。我们仍然需要这项法律吗?

  弗兰克?彼得:可再生能源法案对维持发展的速度至关重要。它给予投资者一种安全感。其他模式增加了电站运营商的风险。这导致风险报酬增加,使得该项技术更加昂贵。因此,我们应该保持可再生能源法案的基础不变,只做小幅度的调整。

当前共有 0 人发表了评论.